闫广君
河南/周口
7.6万
访问量
除了相机,我再也没有值钱的东西。

拥有了相机,我就拥有了整个世界。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影像记录我的2016......
2016-12-29 10:27
0
2
1443
近期用胶片相机拍摄的一组纪实摄影作品——
2016-09-21 17:09
1
1
354
中原是劳务输出重点地区,越来越多的青壮年离开农村,到城市打拼。留在家里的老人们过着“出门一把锁,进屋一盏灯”的寂寞生活。有着5000年文明史的大中原,愈发显得老态龙钟。
2016-08-04 17:12
0
2
658
2016-08-03 18:03
3
2
557
因为新型农村社区建设,六里井村的村民住上了高楼,过上了现代文明的生活。
六里井这个名字开始被人们遗忘!
再也找不到午间的百家饭场!
再不能纳着鞋底唠家常!
再也没有节日的祝福在胡同里流淌!
再也闻不到院子里的瓜果香!
再也听不见池塘边知了青蛙的鸣响!
......
2014-09-09 11:50
1
0
611
李转是我在乡镇工作时认识的一个孩子,可怜的她一出生就失去母亲,接着被父亲遗弃,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上了学,12岁时患上了尿毒症。
2005年7月25日,我来到李转的家,了解了她的悲惨遭遇,拍下了她无奈辍学后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的照片。8月3日,《河南日报》发表了我的图文报道:《我想上学》,披露了李转的遭遇。报纸报道引起许多人的关注,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捐助了5000元现金,委托《河南日报》社编辑秦兴利送到李转的家。其他社会捐助也是纷沓而来,当地党委政府和计划生育部门也给予了积极援助,为李转捐款捐物。
有了大家的帮助,村支书陪李转去郑州治疗。但是治疗结果令李转意想不到,尽管有那么多人关注着李转,但是要治愈李转的疾病,几乎不可能,她的肾功能基本丧失,即便能筹集到换肾手术的钱,康复的几率也极小。接下来,李转躺在四面漏风的屋子里,掐着日子,等待死亡的到来。而此时,我们依然没有放弃努力,依然四处奔走为李转募捐。
记得最后一次见李转,在漆黑的屋子里传出她“哇”的一声大哭,她让我们救救她。她告诉我,她最害怕黑夜,黑夜的时候她浑身的骨骼、肌肉都疼痛难忍,从下半夜就难以入睡,眼睁睁地盼望着天明。因为在天明的时候,外面传来的声响能让她去感知这个世界,能分散她的注意力。所以在白天她就会好受一点。
2009年春节前夕,李转走了,她走的不孤单,春节后她爷爷也撒手人寰。
2011年春天,我再次来到李转的家,这里已被夷为平地,看不出一丝家的痕迹。她的家人带我来到村外的一片麦田,告诉我李转就埋在一棵小树下,没有棺木,甚至没有坟堆,李转就这样消散人世间!
2014-06-15 10:01
37
0
1559
2014-05-24 15:54
1
0
589
上世纪末,因为工作关系,拍摄了不少胶片。在开始卷片拍摄时,成像不确定;任务完成快结束拍照时,对胶片也不再珍惜。片头片尾的成像记录下了身边的普通人物,而中间的黄金位则留给了单位领导和家人。时光荏苒,中间的留影照有的进入了家庭相册,有的印上了早已腐烂成泥的新闻纸,而片头片尾的影像无意插柳地记录了那个时代的一个侧面。
2014-02-08 09:53
2
0
794
2013-12-03 17:28
0
0
590
山西省阳城县郭峪村,是太行山麓一座唐初建置的城堡式村落。与号称“皇城相府”的陈氏“皇城村”仅数百米之遥。此处是清康熙年间文渊阁大学士、《康熙字典》总裁官陈廷敬的故里。
这是初秋古村郭峪的一个普通的午后......
2013-10-14 10:28
1
0
578